頂點小說 > 修真小說 > 我的微信連三界 > 第3161章 三日后我必到!
 牛頭在一旁,手握狼牙棒,見敖冰和龍傲明打了個難解難分。

頓時間,一聲大喝,黑煙滾動,朝著公孫振江就沖了過來。

“公孫振江,吃我一棒子!”

呼~那狼牙棒帶著猛烈的罡風,撕裂者空間,朝著公孫振江就砸了過去。

公孫振江見狀,陡然一驚。

剛才的戰斗中,他已經受了傷,現在尚未恢復。

若是與牛頭劇烈戰斗,得不到及時治療,極有可能會惡化,導致境界受損。

“住手,我有話說!”

眼看著牛頭的攻擊,就要落在身上,公孫振江一聲大喝。

嗡!那狼牙棒瞬間停留在半空,恐怖的力量使得空間不停顫抖,勁風呼嘯。

慣性之下,狂暴的罡風,將地上的巨石都瞬間轟碎,石塊四濺紛飛。

“你還有何話說?”

牛頭全身黑煙環繞,殺機如同實質般沸騰,朝著公孫振江大吼道。

公孫振江則是目光一轉,反而看向了林海。

“你真的是徐茂公的朋友?”

林海兩眼一瞇,冷冷看了公孫振江一眼,淡淡道。

“不錯!”

公孫振江兩眼一轉,沉聲道。

“我與徐茂公,曾經一同在荒亂海峽闖蕩,結下了深厚的情誼。”

“不如這樣,雙方先就此罷手,你我約個時間面談,如何?”

牛頭在一旁,則是大聲道。

“林海,別聽他的,他分明是緩兵之計,為了回去療傷!”

公孫振江被牛頭識破,眼中頓時閃過一抹恨意,朝著林海急急道。

“林海,別聽他胡說,看著徐茂公的面子上,一切好商量!”

林海則是一陣冷笑,有些不屑玩味道。

“你剛才不還說,徐茂公沒有這么大的面子嗎?”

“怎么,變臉變得這么快?”

公孫振江頓時老臉一紅,沉默片刻,帶著無奈道。

“此一時彼一時,形勢比人強!”

“林海,給句痛快話吧!”

“若是能夠和談,三天之后我在這里等你!”

“不能的話,今日便決一死戰吧!”

林海眉頭微皺,低下頭沉默不語,內心在思量。

牛頭則是朝著林海,焦急的喊道。

“林海,你聽他的鬼話作甚,我現在就一棒子砸死他!”

呼~牛頭說完,生怕林海答應公孫振江,手中的狼牙棒,凌厲的砸落。

公孫振江見狀,眼中寒芒一閃,怒聲道。

“死牛頭,真當我怕你不成!”

“你要戰,那我就陪你到底!”

咔!公孫振江說完,手中的大刀,帶著陰雷之力,凌厲的劈落。

轟!頓時間,巨響傳開,狂暴的氣浪將牛頭和公孫振江,全都震飛。

“可惡!”

牛頭一聲怒吼,看著狼牙棒上紫色的電弧跳竄,直奔身上蔓延,真是又氣又怒。

雷霆之力,乃是一切妖魔鬼怪的克星。

這公孫振江雖然受傷,實力大損,可偏偏修行的是陰雷之道,剛好克制牛頭。

是以,牛頭實力占優的情況下,卻也因為陰雷的干擾,沒有占到任何的便宜。

“嗷!!!”

牛頭一聲大吼,全身黑霧沸騰,帶著凜冽的殺氣,就要再沖過去。

“牛頭陰帥,請住手!”

突然間,林海一聲大喝,身影閃動將牛頭攔了下來。

“林海,你讓開,別上他的當!”

牛頭大急,朝著林海吼道。

林海卻是面色堅毅,微微搖了搖頭。

“牛頭陰帥,我也知道,這極有可能是公孫振江的緩兵之計。”

“不過,既然他與徐茂公大哥有舊,今日我信他一次,權當給徐大哥一個面子。”

“三天之后,哪怕他反悔,我再殺他,也無需愧對徐大哥了!”

“你……”牛頭一臉焦急,看著林海欲言又止。

然而,林海目光堅決,開口打斷了牛頭。

“牛頭陰帥,你不用再說了。”

“或許你認為我傻,但這是我的原則。”

“請成全我的忠義!”

“嗨!!!”

牛頭一陣痛惜,將狼牙棒砸在了地上,看著林海一陣搖頭。

“林海,你迂腐啊!”

林海卻是面帶笑意,心頭一陣輕松。

迂腐嗎?

或許是吧。

但,徐茂公竟然給自己介紹了公孫振江,不管如何,對徐茂公要有個交代。

“敖冰,回來!”

牛頭已經罷手,林海又抬頭望天,朝著敖冰一聲大喝。

敖冰正滿臉怒色,與龍傲明打得不可開交。

聽到林海召喚,只得一招將龍傲明逼退,回到了林海身邊。

“主人,只需再給我一刻鐘時間,便可將這卑微之物,當場斬殺!”

敖冰一臉憤怒,朝著林海有些惋惜說道。

林海卻是搖了搖頭,看著公孫振江,淡淡道。

“我希望你,履行諾言!”

公孫振江卻是面無表情,看不出悲喜之色,朝著林海一抱拳。

“三日后見!”

唰!說完,公孫振江到了龍傲明身前,兩人耳語一番,同時離開。

“大軍暫退!”

天空之中,傳來公孫振江的大喝之聲,兩軍交戰的一方,瞬間如潮水般退去。

“收兵!”

叛軍退走,牛頭也只好一聲令下,帶著陰兵撤回了營帳。

“林海,你跟我去見鬼王陰帥!”

一回來,牛頭就面色陰沉,朝著林海含怒道。

說完,不等林海答應,自己就轉身氣呼呼走進了營帳之中。

林海淡淡一笑,也緊隨牛頭,進了營帳。

“你自己和鬼王大哥說吧!”

牛頭一進來,便氣呼呼的坐下,沒好氣的朝著林海道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鬼王和馬面一愣,紛紛朝著林海望來。

林海則是一笑,“沒什么,今日我放了公孫振江。”

林海話音一落,鬼王和馬面,頓時臉色一變,懊惱道。

“那公孫振江,那是叛軍的一員大將,為什么要放過他啊!”

林海則是神色淡然,不卑不亢道。

“不為什么,只因為他曾與徐茂公大哥是朋友。”

“三日之后,我會給你們一個交代。”

說完,林海直接轉身,走出了營帳。

“胡鬧,真是胡鬧!”

馬面也是一臉氣憤,拍著桌子大喊。

鬼王則是面色陰沉,眼中閃過陰蟄之色,朝著牛頭道。

“把事情的經過,詳細說說。”

而林海此刻,已經走出了營帳,找了個僻靜無人之地,進入了煉妖壺。

一進來,林海便取出了手機,找到了徐茂公的微信。

小糊涂仙:徐大哥,我今日見到公孫振江了,不過卻是敵對關系。

徐茂公:你有沒有將令牌交與他?

小糊涂仙:給他了,我約他三日后,決定是敵是友。

徐茂公:事有蹊蹺,你等我,三日后我必到! 
北京晒车pk10直播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