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小說 > 玄幻小說 > 凌天戰魂 > 第2031章 天王宗云縹緲
    以自身仙力為引,朝著前方打出一道攻擊,而后和身前的空間引起共振,小范圍改變那一方空間之中的法則,形成一道陌生的空間,造成禁錮效果。

    長了手和腳的圓石,原本急速沖向楚云的身體猶如陷入了泥潭一般,瞬間變得格外緩慢。

    緊接著,楚云右手再次朝著圓石狠狠揮擊了過去,一道凌厲的劍氣劃破長空,穿越空間的距離,頃刻之間殺到這圓石身前。

    轟隆隆……

    劍氣直接落在圓石上,爆發出一陣巨響,緊接著,耀眼的白芒在這片空間之中傳來,耀得人睜不開眼。

    楚云看不清那圓石所在之地到底發生了什么,但自己的攻擊已經落在了對方的身上,估計這詭異的東西可能會就此消亡。

    白芒不斷在這片殘垣斷壁之中交織,爆裂的能量充斥四周,若是有大羅之下的仙人踏足這里,絕對會被這里狂亂的力量給撕得粉碎。

    “咔咔咔……”

    爆炸聲中,夾雜著一陣‘咔咔’聲響,耀眼白芒籠罩的空間之中,見不到圓石所在到底發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,那詭異的家伙并沒有遭受到毀滅性的打擊,不僅如此,說不得它現在還在蛻變。

    之前只有雙足,后來被自己擊飛之后,又進化出了雙手,現在該不會連頭顱也進化出來了吧?

    楚云這么猜測著,同時對鴻蒙神樹說道:“老鴻,你能看見里面的情況嗎?”

    鴻蒙神樹說道:“看到了,那家伙的頭顱長出來了。”

    他在這里似乎并沒有神識不能動用的限制,楚云在這里不能動用神識,僅憑肉眼,是看不到現在戰場之中的情況的。

    鴻蒙神樹卻能看得清清楚楚,或許是因為生命結構的不同,導致它所看到的方式也不一樣。

    楚云聽見他的話,神色微微一凝,猜測成真了。

    或許,那家伙長出頭顱之后,戰力又提升了一大截!

    “咦,此地到底是什么地方,為何擁有如此濃烈的殺氣?”

    便是在此時,一個驚疑的聲音傳入楚云耳中,定睛一看,是一位年齡約莫二十歲的青年,對方一襲白衣飄飄,不染絲毫塵埃。

    在楚云看向他的時候,他也看到了楚云。

    打量了楚云一番,那白衣青年問道:“此地是什么地方?這里為何有如此濃烈的殺意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楚云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自己是通過天罪城的大坑來到這里的,這白衣青年顯然也是通過類似的隧道來到此地的。

    在他的背后,楚云也看到了一個黑漆漆的甬道,這家伙,正是從那甬道之中走出來的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聲嘶吼傳來,震蕩得整片空間都在顫抖。

    楚云聞言,神色微變,飛龍訣的力量,難不成沒有對那圓石造成任何傷害?

    耀眼的白芒漸漸消失,一股恐怖的氣息從圓石所在的地方傳遞出來,讓楚云感覺到了一股壓力。

    白衣青年也瞬間把目光放到那圓石身上,看了一眼,驚詫道:“這是什么東西?是傀儡還是另類形態的生命?”

    一顆圓形的石頭長出了手、腳和腦袋,已經完全變化成了人的形狀。

    它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約莫在太上四階左右,和楚云的修為持平。

    這家伙,之前只是個初入太上的斷裂石柱,現在長出腦袋之后,修為竟然提升到了太上四階!

    若是這里所有的圓石都能有這種效果,自己可就危險了!

    圓石,亦或者說,石人。

    它的身上現在勾勒出了一道道血色的紋路,不像是符文,卻又和符文相似,正散發著淡紅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它的身體此時就像是一個漩渦一樣,正在吸收著游蕩在這空間之中的精純殺氣。

    每一縷殺氣沒入它的身體,它的氣勢便又強上了一分,僅僅片刻功夫,殺氣便充斥在它的身體周圍,凝聚出了一把血紅色的長槍。

    長槍鮮艷欲滴,好似以鮮血凝聚而成。

    石人手握長槍,身上的氣勢狂暴的席卷四周,讓空間不斷扭曲變形,像是隨時都要蹦碎一般。

    拿到了長槍的石人,現在的力量又增強了,雖然沒有突破到太上五階,但也相差不了多少!

    白衣青年見到場中的石人,神色微微一凝,而后飛速閃身,退到了一旁,原本就和楚云有一段距離,現在拉得更開了。

    緊接著,白衣青年問道:“朋友,這東西似乎并不好對付,需要我幫你一把么?”

    楚云看了一眼跑得遠遠的白衣青年,有些無語說道: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這家伙要是真有心幫忙的話,就不會躲那么遠了。

    石人就在自己的面前,他拉開一段距離之后才和自己說這話,這完全就是隨意的一句反問嘛。

    “邪惡在正義面前永遠沒有生存的土壤,給我滅!”

    便是在此時,低沉的嘶吼從石人的口中傳來,恐怖的音浪從它的口中不斷涌出,瘋狂殺向楚云。

    空間在震蕩,以石人此時的力量,它的攻擊是絕對可以粉碎外界的空間的,但是在此時,卻只是起到了震蕩效果,想要打碎這里的空間,這一股力量,完全不夠!

    震蕩,只是傳播力量的一種方式,楚云這一刻陡然發現,這里的空間絕對比外界的空間要堅固,至少,不是輕而易舉就能粉碎得了的!

    “邪惡?你們才是真正的邪惡!”

    楚云聲音一落,強大的力量陡然從他的身上爆發,他探出自己的右掌,對準前方的石人,掌心之中,一道匹練陡然噴出,猶如一道劍氣,縱橫捭闔,一舉粉碎石人的音浪,一往無前,殺向石人的脖頸。

    兩者交戰的能量在虛空之中交織,激蕩的能量朝著四周宣泄,空間不斷扭曲,這廣場之上的殘垣斷壁再一次遭受到破壞,所有的石頭、石柱、以及其他建筑的殘體不斷在這宣泄出來的能量之下粉碎,猶如末日降臨!

    遠處,那白衣青年神色微變,第一時間把自己的身法提升到極致,再一次拉開距離。

    “太上四階?沒想到,此人的修為,竟然與我相差不了多少!”

    白衣青年微微皺眉,他看了一眼廣場上的狀況,最后身形一閃,轉身踏入了另一頭的一條漆黑的甬道之中。

    楚云其實一直都在關注這白衣青年,這家伙無緣無故的出現在這里,本身就有些詭異,現在他正在和石人交戰,白衣青年在一旁袖手旁觀,有這樣一個來路不明的青年在外面守著,自己又怎能安心和眼前這石人大戰?

    即使是現在,對方突然離去,難不成,他之前就沒有遭受到這里的怪物攻擊?

    “邪惡永遠無法在正義的光耀之下存在,正義之光,粉碎一切邪惡!”

    就在此時,石人的身上陡然綻放出一陣血色的光芒,他手中的長槍高高舉起,無數鮮紅色的光芒不斷的從四周涌入到它的長槍之上,好似鯨吞海水一般。

    這些紅芒都是殺氣,原本是看不見的,但經過石人的引導,已經顯化出了形態。

    每一縷殺氣都非常精純,是完全可以用煉神訣吸收煉化,轉為精純魂力的東西。

    但是現在,殺氣變成了真正的殺招,那長槍此時猶如遠古兇獸一般,帶著兇悍的氣勢,讓楚云不得不把所有注意力放在這長槍之上!

    “邪惡?我若是邪惡,那你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他怡然不懼,體內的仙力快速流轉,在體表形成一道白色的防御,猶如水流一般,不斷的循環流動著。

    在這防御之下,還有一層堅不可摧的仙力防御,這才是真正的主要防御,體表流動的白芒,不過是作為削弱對方力量的一種手段。

    同時,飛龍訣他已經開始運轉,融合和大衍刀劍術的飛龍訣,比之原來的任何一種功法都要厲害。

    他并沒有主動出擊,他在等,等這石人動手。

    無論是之前甬道之中的軟體動物,還是現在這石人,口口聲聲都說自己是邪惡,這些詭異的家伙,到底憑什么這么說?

    “正義之怒!”

    石人手中的長槍此時已經蓄勢完畢,它往前輕輕踏出一步,右手猛然朝著楚云一指,長槍受到引導,跨越空間的距離,帶著無可匹敵的威勢,殺至楚云的身前!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體表那一層流動的白色防御直接破碎,長槍的威能不減,筆直殺向楚云的頭顱。

    這一刻,楚云毫不猶豫的展開反擊,一道刀影陡然從他的身體之中飛出,帶著霸道無匹的氣勢,狠狠斬向長槍的槍尖,要把它給劈成兩半。

    滋滋……

    一陣刺耳難聽的聲音從兩者的交戰中心傳出來,長槍在大刀虛影的攻擊之下,竟是直接被從中劈開,橫刀斷水,變成兩截的長槍,猶如水流遇到了攔截,自動分化成兩半,避開了楚云的頭顱,重重朝著后方激射而去。

    破壞長槍的瞬間,一道劍氣從他右手指尖飛出,帶著凌厲的氣勢,以迅雷之勢,頃刻之間殺至石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劍氣凌厲,天威煌煌,重重刺在石人的眉心。

    霎時間,石人體表的血紅色陡然大盛,照耀著整座廣場。

    劍氣被攔截了下來,它體表的紅色光芒擁有超強防御,劍氣距離石人的眉心就那么一毫的距離,卻是再前進不了分毫。

    楚云能感覺到自己的劍氣正在被它體表的那一層紅色光芒消磨,恐怕要不了多久,這一擊的力量便會被消磨殆盡。

    但他并沒有把這放在心上,這一擊,根本就不是他的殺招。

    他也沒有指望自己這一招把這石人給殺死。

    已經相當于太上四階的石人,根本沒有這么容易被殺死!

    這剎那,楚云左手輕輕抬起,巴掌之上仙力不斷凝聚,最后形成一道兩寸大小的白色光球,而后猛然朝著石人投擲了過去!

    說是投擲,其實那速度已然跨越了空間的距離,拋出光球的瞬間,空間規則之力已然動用,讓周圍的空間震動頻率和自己的光球保持了一致,頃刻之間出現在了石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光球,完全是以仙力壓縮而成,看起來雖然只有兩寸大小,但其中所蘊含的能量,卻是足以把普通的太上四階仙人給秒殺成齏粉!

    光球殺至,石人身上的紅色光芒陡然分化出來了一縷,形成了一只鮮紅色的巴掌,帶著濃烈的殺意,狠狠朝著光球抓了過去!

    這剎那,楚云的嘴角勾起一抹計謀得逞的冷笑,而后身形一閃,快速后退!

    轟隆隆……

    石人的大掌抓到光球的瞬間,光球陡然爆炸,狂暴的能量讓周圍的空間不斷扭曲,無處宣泄的能量波動瘋狂朝著四周逃逸,毀壞著這本就是殘垣斷壁的廣場。

    “就你會爆炸?”

    和石人拉開了一段距離的楚云不屑一笑,這一招,還是他突發奇想,從石人的身上學到的。

    之前自己幾次攻擊落在他的身上,他總能把那攻擊轉化為爆炸能量朝著四周宣泄,讓自己的攻擊無效。

    這一次自己主動引爆自己所匯聚起來的仙力,就不信不能對這家伙造成傷害!

    白芒淹沒了石人的身體,爆炸聲響掩蓋了他的聲音,讓楚云聽不清他在說什么。

    它所處的空間,好似湮滅一般,所有在它周圍的物質都直接化作齏粉,空間已經扭曲成了麻花形狀,卻始終沒有直接被打碎。

    楚云不知道這一擊能不能弄死這石人,現在他的目光已經放到了距離爆炸中心不遠的空間之中,那扭曲的空間已經肉眼可見,地上無數的石頭被磨滅成齏粉,最后又直接氣化,變成天地之間最為原始的氣體,飄蕩在四周。

    耀眼的白芒持續了約莫三息時間,最后漸漸熄滅。

    漸漸地,爆炸的中心開始露出了它的真容。

    石人已經消失不見了,取而代之的,是一塊圓滾滾的三尺石柱,正是之前石人還沒有變形的形態。

    “沒有磨滅?”

    楚云有些愣神。

    就剛剛那一股爆炸的能量,竟然沒有磨滅這石柱,只是損毀了它長出來的四肢和腦袋。

    圓滾滾的石頭躺在地上沒有再動彈分毫,那遍布在圓石體表的血色紋路,也已經黯淡無光。

    這似乎是意味著石人已經死了,但是它的身體,卻沒有被磨滅,依舊殘存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好東西啊,相當于七品仙器級別的材料了,若是用來祭練一番,絕對可以煉制成七品仙器!”

    便是在此時,一個玩味的聲音從旁邊傳來。

    定睛看去,那之前踏入了甬道之中的白衣青年已經出現在了圓石身邊。

    他說出這番話之后,右手輕輕對著地上的圓石一揮,石頭瞬間消失不見,竟是被他給收入了自己的空間戒指中。

    見白衣青年的舉動,楚云神色一冷,雙眸之中爆發出兩道精芒,殺機浮現。

    “我在這里殺敵,你來搶奪我的戰利品,誰給你的勇氣?”

    他是真的動了殺心,來路不明的白衣青年,自己殺死這圓石誕生的靈智,留下的圓石完全可以作為煉制七品仙器的材料了。

    可這家伙竟然直接出手搶奪,他難道就不怕死?

    “哈哈,誰給我的勇氣?”

    白衣青年笑了,笑了一會兒,見楚云身上的殺意越來越濃,他神色一正,說道:“天王宗!”

    喊出‘天王宗’這三個字之后,白衣青年又停頓了一會兒,說道:“本尊天王宗云縹緲!”

    “天王宗云縹緲?”楚云詫異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云縹緲見楚云臉上的驚詫,微笑道:“本尊是否有這個勇氣搶奪你的戰利品?”

    “哈哈,沒聽過!”

    這話一落,楚云閃電出手,右掌抬起,猛的一巴掌便朝著云縹緲拍去。

    空間禁錮的力量瞬間使出,以云縹緲為中心,方圓三丈的空間猶如泥潭,立即限制了他的行動。

    緊接著,楚云身上一道劍芒沖宵,對準云縹緲便狠狠斬殺過去。

    所有的一系列動作幾乎都是瞬間完成,根本就沒有給云縹緲反應的時間。

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劍氣斬在云縹緲的身上,一聲脆響傳出,他掌心之中已然出現了一面巴掌大小的銅鏡,但是銅鏡現在已經斷成了兩半,顯然是不能在動用了!

    “偷襲?”

    云縹緲怒了,他死死盯著楚云,說道:“很好,原本打算收了你這戰利品,便饒過你一命,沒想到本尊竟是被你偷襲,害得我損失了一件六品仙器,今日,唯有拿你的性命來補全我的損失!”

    “你配么?”

    楚云不屑一顧。

    聲音一落,飛龍訣已然施展出來,一條真龍的虛影從他的身體之中直沖天穹,帶著恐怖的威壓,狠狠朝著云縹緲鎮壓過去。

    真龍所過之處,空間劇烈顫抖,好似隨時都要蹦碎一般。

    當真龍從天穹俯沖而下,無數道凌厲的劍芒、霸道的刀芒立即從真龍的口中噴發,每一道刀劍殘影都帶著絕殺之力,要斬殺眼前的云縹緲。

    云縹緲卻是早已經有了防備,看著楚云的攻勢不斷落在自己的身上,他抬手輕輕一揮,一面盾牌瞬間出現在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盾牌只有一米大小,但是卻被他高高舉起,頓時一道方圓三丈的虛幻的盾牌出現在他身前。

    這時,所有的刀芒、劍芒落在他這虛幻的盾牌上,發出叮叮當當的聲響,竟是沒有打碎他的這盾牌!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等到飛龍訣所有的力量消耗殆盡,云縹緲手中的盾牌輕輕朝著楚云一揮,霎時間,一座山岳的虛影陡然憑空浮現,以泰山壓頂之勢,朝著楚云狠狠鎮壓而下!

    “給我破!”

    楚云抬手便是一道劍芒朝著天穹的大山虛影揮擊過去。

    劍氣所過,山岳瞬間從中斷裂成了兩半,可是卻不能阻攔山岳降落的趨勢,泰山壓頂,勢大力沉,劍氣不能直接把這大山給震碎,那殘存的力量,依舊鎮壓而下!

    “你若是聽說過本尊的名號,就應該知道本尊的成名絕技,以你這種程度的攻擊便妄想粉碎我的攻擊,你是還沒睡醒吧?”

    云縹緲沒有再繼續出手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盾牌也重新收入了自己的空間戒指中。

    現在,他就背負著雙手,猶如看戲一般,冷眼旁觀。

    楚云對于他的話置之不理,山岳已經被他給從中劈開,劍氣已然沖破了這地底,恐怕已經沖到天穹之上了。

    但是被劈成兩半的山岳依舊鎮壓而下,那沉重的氣勢襲來,還沒有壓在他的身上,他便感覺自己身負一座大山,要把他給壓趴下。

    “滅!”

    一擊不行,楚云再次發動攻擊,無數道刀劍虛影不斷從他的身體之中飛出,沖向山岳之中橫沖亂撞。

    山岳不斷被切割,頃刻之間,儼然已經化作了無數細小的碎石。

    但那沉重的氣勢依舊還在,他并沒有擺脫。

    云縹緲甚至在旁邊點評道:“哈哈,你是我見過最傻的仙尊。你以為本尊的攻擊是以山岳鎮壓你,殊不知這是規則之力,是屬于大地的規則,這沉重的力道,其實是來自于你腳底!”

    這番話說完,云縹緲便再次出手了。

    他右手在背后掐動了一個法決,那碎成了無數碎石的山岳,突然停止了下降,懸浮在了楚云的頭頂。

    但楚云依舊感覺到自己身上好似背負著一座山岳,沉重得讓他幾乎直不起腰。

    云縹緲此時又道:“還得感謝你幫我斬碎了這山岳,否則讓我親自來弄,還得消耗一些仙力。”

    說罷,所有的碎石猶如流星天降,帶著急速,瘋狂朝著楚云攻擊過去!

    該死!

    中計了!

    察覺到危險,楚云一咬牙,異魔體在這一刻毫不猶豫的施展出來!

    猶如洪荒蠻獸一樣兇悍的氣息從他的身上傳來,突然暴漲到十米的身體,好似是為戰斗而生的生物,身上的每一寸肌膚,都帶著恐怖的威能!

    異魔體!

    “魔·神威!”

    楚云低吼,右拳狠狠朝著地面攻擊過去,對于那山岳所化作的碎石對自己所產生的攻擊,竟是完全沒有理會!

    他對自己的異魔體有信心,現在只需要擺脫對方的規則之力,也能如這云縹緲一樣輕松!

    “我去,你是個什么怪物?本尊怎么從來沒有見過你這種玩意兒?”

    云縹緲見到楚云突然使出異魔體,改變自己的身體形態,在遠處大呼小叫起來。

    話音剛落,他便感覺自己的大地規則受到了猛烈的沖撞,楚云這一擊狠狠的落在了大地上,霎時間,一聲‘咔嚓’聲響傳來,好似有什么東西被打碎一般。

    這剎那,原本感覺猶如山岳一般的重量壓迫在自己的身上,伴隨著這一聲‘咔嚓’聲響傳出來,他身子一輕,所有的重力全部消失!

    這時,他直接揮動雙翼,那如流星一般降落在他身上的那些石頭虛影,不斷的被湮滅成為最原始的氣體,完全無法對他造成絲毫影響!

    緊接著,楚云身形一閃,筆直的朝著云縹緲殺去,那如鋒利鋼刀形成的雙翼,帶著粉碎一切的力量,頃刻之間殺至云縹緲的面前,要把他給絞殺成碎片!

    “很有意思!”

    云縹緲怡然不懼,他說話之時,手中盾牌再一次出現,就隨意的擱置在自己的身前。

    異魔體狀態下的楚云雙翼所攜帶的鋒利完全不是一般人能夠想象的,在此時朝著云縹緲殺去之時,卻是全部被他的盾牌給攔截了下來!

    嘎嘎嘎……

    雙翼和盾牌交織,發出一陣難聽刺耳的聲音。

    云縹緲一臉的風輕云淡,還饒有興致的問道:“喂,你到底是個什么怪物玩意兒?你這樣子,好像就是為戰斗而生的啊!”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被這云縹緲一次又一次的挑釁,楚云是動了震怒。

    但是雙翼切割在盾牌上,竟是無法突破防御,這家伙手中這盾牌,很是了不起!

    “哈哈,你可沒有能力殺我。見你是稀有妖獸的份上,我給你一條生路,留在本尊麾下當個坐騎,日后本尊指點你兩句,說不得能讓你踏入更高境界!”

    云縹緲的嘴格外的毒。

    任誰聽了這番話,都得生氣。

    楚云也不例外,但此時卻是壓根就沒有理會,依舊以自己的雙翼切割著他的盾牌。

    云縹緲見狀,又道:“沒用的。哎,你們這些妖獸的智慧就是這么低,也就靠著一股莽勁對敵。這雙方交戰啊,實力很重要,但智慧也不可或缺啊!看來以后還得給你找點靈藥開開靈智!”

    楚云無動于衷。

    他其實很少在異魔體狀態之下以自己的雙翼去對敵,他現在想試試自己這雙翼到底有多厲害。

    很遺憾,面對云縹緲的這面盾牌,根本就起不到任何效果。

    一直攻擊,浪費的只是自己的力量罷了!

    “喂,你說你怎么就這么頭鐵……”

    話剛說到這里,一股危險的氣息陡然從云縹緲的心底升起。

    他不敢有絲毫大意,身形一閃,準備就此離開。

    但是已經晚了,一把長劍,已然出現在了他的左后方。

    一把大刀,出現在了右后方,從左右兩邊封鎖了他的退路。

    就在他的身形剛剛閃爍之際,洞天刀和水月劍陡然穿刺而來,不見有多強烈的能量撥動,卻是瞬間落在了云縹緲的身上!

    云縹緲勃然變色,連忙拿著自己的盾牌格擋過去!

    噗呲……

    洞天刀猶如切豆腐一般,把他的盾牌給直接劈成了兩半。

    水月劍襲來,一陣‘咔嚓’聲響不斷從云縹緲的身上傳出,把他那一身防御寶物給斬成碎片。

    同時間,沒有了盾牌抵擋楚云攻勢的云縹緲,他的雙翼已然落在了他的身上,重重斬在了他的脖頸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他即將斬下云縹緲的脖頸,要粉碎他靈魂之時,一陣耀眼白芒從他的身上爆發,而后帶著一股強大的震蕩力道,楚云的身形不由自主的倒飛出去!

    有大能在他身上留下保護!

    “該死!師尊留在我身上的一縷靈識,竟是被你這弱小的蟲子給我激活了!”

    這剎那,云縹緲神情狼狽的盯著楚云,他一雙眸子變得通紅,身上的殺意毫不掩飾,仿佛要把楚云給絞殺成渣滓!

    楚云對于他的話充耳不聞,他直接收回了自己的水月劍和洞天刀,剛剛兩者的偷襲竟然沒有起到效果,只是打碎了對方身上的護身仙器和盾牌,實在是有些可惜。

    不過,也是自己沒有全力運行這兩件兵器,否則的話,這云縹緲又怎有存活的道理?

    讓他沒想到的是,這自稱是來自天王宗的云縹緲身上竟然還有大能留下的一縷靈識,在遇到危機之時觸發,由此可證明,這家伙在天王宗的身份地位絕對不低!

    “以蠻力破除我的規則之力,以寶物斬破我的七品仙器玄龜盾,破除我身上一身護身仙器,無視我所修行的大地防御,你這怪物,帶給了我很大的意外!”

    低沉的聲音從云縹緲的口中傳出來,沒說一句,他都心痛一下。

    他踏入仙尊,領悟的乃是大地規則,本身就側重防御。

    同級別之中,根本沒有人能破壞他的防御,但是眼下卻被一位太上四階的仙尊把自己的防御給破了不說,竟然還打碎了自己的玄龜盾。

    而且,最后那一下,若不是自己師尊留在自己身上的一縷靈識,怕是那鋒利的雙翼,能把自己的腦袋給割下來!

    明明只是一個太上四階的小家伙,甚至連規則之力都領悟得非常的粗淺,竟然能對自己造成這般傷害,這完全是他所沒有想到過的事情!

    “不過,你身上那兩件寶物,應該可以彌補我的損失了。你這種妖獸我從沒有見過,應該是新物種,我得好好解刨你的身體,研究一下你的身體結構!”

    低沉而壓抑的聲音從他的口中傳出來,殺意幾乎形成實質性的傷害,紛紛涌向楚云。

    楚云站在原地無動于衷。

    他平靜注視著云縹緲,說道:“今日爭端,乃是你挑起來的。你既然喜歡以貓戲老鼠的姿態戲弄他人,那么今日我便讓你見一見,何為貓戲老鼠!”

    云縹緲聞言,嘴角勾起一抹陰沉的笑容:“哈哈,你這種怪物,把自己當成貓,還是老鼠?”

北京晒车pk10直播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