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小說 > 都市小說 > 都市之護花妖孽 > 第935章 一挑四
 四個化勁宗師同時釋放氣場,在寒風之中,如同劈入了一柄巨大的戰斧,劈開了寒風。

蘇寒毫不畏懼,長劍一抖,氣勢絲毫不差。

五位化勁宗師的氣場對拼,直接讓山門前廣場上的氣氛飆到了高潮。

“蘇寒,來到玄冰劍宗,容不得你撒野!”

凌泰高聲呼喊,內力加持下,聲音滾滾如雷。

蘇寒依舊不讓,大笑三聲,每一聲笑,都像是一聲炸雷,震的周圍圍觀的玄冰劍宗弟子無不扔掉手中的長劍,用雙手捂住了耳朵,面露驚恐的表情。

拼內息,蘇寒的真氣更強,輕松的壓住了凌泰的喊聲。

凌泰臉色微微變白,低聲道:“蘇寒內力修為遠勝于我,大家小心,一起上!”

之前對蘇寒蔑視的三位護法,此刻都露出了嚴肅的表情,他們知道,己方任何一個人的內力都不是蘇寒的對手,只能圍攻。

“上!”

凌泰一聲低吼,四個人立刻散開,各自施展輕功,長劍在先,人在后,像是一堵墻般,向蘇寒壓了過去。

“總算上正戲了!”

蘇寒咧嘴一笑,眼中寒芒大作,戰意直沖天際。

長劍一抖,龍吟聲響起,他直奔凌泰沖了過去。

他卡在化勁巔峰已經很長時間了,一直沒有突破的辦法,此刻正好用強大敵人帶來的威壓,讓自己突破。

一挑四,毫無畏懼!“看劍!”

凌泰見蘇寒奔著自己沖來,仗著還有三位幫手,絲毫不讓,當即一劍刺向蘇寒心口。

蘇寒根本沒有閃避的意思,一副以命換命的打法,長劍同樣指向對方的心口。

長劍交錯的一瞬,凌泰見蘇寒不閃不避,要跟自己同歸于盡,不禁大駭,慌忙側身閃避。

嗤的一聲,蘇寒的劍,在他胸前略過,劃破了衣襟。

蘇寒隨即一劍橫掃,將凌泰的衣服徹底撕開,露出了胸前大片皮膚,還留下了一道淺淺的血痕。

凌泰狼狽的躲開幾米,心中無比慶幸,自己若是不閃,這下就跟蘇寒同歸于盡了!這小子哪來的戾氣,居然要跟自己一起死?

凌泰想不通。

與此同時,其他三位護法已經圍住了蘇寒。

“小子,去死吧!”

左護法季昌明一劍刺出,劍法非常凌厲,速度快若閃電,長劍上還有一絲絲寒氣垂落,正是玄冰劍法的精髓。

長劍如冰,傷敵則寒冰內力侵入敵人體內,功法練到至極,可以直接將敵人的經脈凍結,進而凍死敵人。

蘇寒還沒收回長劍,感覺到右側來人,當即施展開魅影相隨身法,以一個詭異的角度閃開了攻擊。

“小子,身法倒是好,看你能躲到什么時候!”

季昌明冷笑幾聲,追著蘇寒就是一通亂劍。

旁邊的右護法陳良棟見狀,向后護法徐振使了個眼色,兩人追到蘇寒左右,同樣一通亂劍。

來自三個方向的進攻,將蘇寒閃避的空間全部封住,只能向后閃避。

而在此時,最陰最狠的凌泰,悄無聲息的繞到了蘇寒后方,施展開玄冰劍法,籠罩了蘇寒身后。

四面合圍,四把揮舞的水潑不進的長劍,將蘇寒所有的閃避空間全部封死。

繼續閃躲,必定中劍!不閃,以劍法向抗衡,蘇寒沒有四只手,沒辦法同時對付四個人,還是要中劍!兩難之下,蘇寒雙眸中居然閃過一絲笑意。

“要的就是絕境,是時候了!”

蘇寒心中說道,手上不慢,當即將長劍,甩向了正前方的季昌明。

刷的一聲,入流行破空。

季昌明玩完沒想到蘇寒會棄劍,更沒想到他會用這招攻擊自己,慌忙之間只能側身閃避,但閃的還是慢了點,左肩被長劍劃開了一道一尺長的傷口。

鮮血涌出,季昌明立刻跳開。

與此同時,蘇寒扭轉身體,一把銀針就向陳良棟甩了過去。

這個頭發全黑,看起來不過四十出頭的老道士,只見眼前一片寒光,根本看不清有多少枚銀針刺向自己。

駭然之下,他把長劍舞的如同身前長了一朵碩大的銀色花朵,當當當的碰撞聲不絕于耳。

蘇寒再次轉身,對著另一個老道士徐振,猛的一聲吼。

“滾開!”

真氣蓬勃如同開水在經脈中沸騰,化作一股氣浪,全都噴向了徐振。

徐振反應的機會都沒有就被真氣氣浪擊中,身形一滯,臉色瞬間變得蒼白如紙。

哇的一聲,徐振噴出一口險些,踉踉蹌蹌的向后閃開。

一舉破開了三位護法的進攻,蘇寒還要面對凌泰的背后一劍。

凌泰也看到了三位護法的狀況,但他也知道,蘇寒已經黔驢技窮,下一刻就是自己成功之時。

全部內力都灌注在這一招之下,凌泰持劍,全力刺向蘇寒背心……千鈞一發之際,蘇寒的身形轉向了凌泰,空著的雙手,急速擺出了一個童子拜佛的動作。

空手入白刃!啪的一聲,雙掌合十,正好夾住了凌泰的長劍。

“不……不可能!”

凌泰大驚失色,根本沒想到,蘇寒居然用這種方式,擋住了自己的進攻。

慌亂之下,他用盡全力,想把長劍抽出來。

“你可以死了!”

蘇寒淡淡的出聲,眼中殺機一閃,長腿猛的探出。

如同毒龍出水,悄無聲息。

砰!一聲悶響,凌泰胸口被一腳踢中,整個胸口都陷了下去。

緊接著,讓像是被疾馳的卡車正面撞倒,整個人倒飛出去足有十米才落地,又滾了兩圈才站穩。

滿嘴是血,不知道被踹飛的時候吐了多少血,凌泰用怨毒的眼神,盯著蘇寒。

“你的內力……不是內力!”

凌泰用盡力氣喊道,隨即雙膝跪地,進而爬在地上,嘴里一股一股的往外嘔血。

他的內臟、肺臟,幾乎碎成了一鍋粥,嘔出來的血都帶著硬塊,眼看著不活了。

蘇寒慢吞吞的將凌泰的劍拿在手里,冷哼一聲:“可惜了,還是沒能突破化勁,化勁之上,到底是什么?”

站在蘇寒周圍的三個護法,都被這一幕驚呆了。

在四位化勁宗師圍攻一人,結果己方被瞬間擊殺一人,蘇寒的實力,到底有多強?

 
北京晒车pk10直播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