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小說 > 玄幻小說 > 不合理真相 > 第118章 失聯
    “原房東去哪兒了?他真的是為了償還賭債,而不得不將自己的房子給賣了嗎?還有,姚瑞斌是哪兒來的膽子,把藏有尸體的房間給打通,開設為賭場的?

    姚瑞斌這會兒招的這么干脆,當真是被咱們詐出來的結果?還是說,他只是順著咱們的調查進展,借坡下驢?

    事情發展到現在,真的是巧合外加運氣,以及你們的個人能力及工作態度所共同促成的,還是有心人在背后推動?這些你們想過沒有?”

    “嗯?”蘇平有些詫異,猛地坐直了身子。

    尋思片刻后,他苦笑道:“看樣子,我們還是把案子給想簡單了。”

    袁友沖又接著說:“你們應該也沒有對付過這類背后關系錯綜復雜的有組織犯罪案件,忽略了這方面倒也情有可原,不奇怪。

    這些你們先別管了,先盡量找到原房東吧,這點很關鍵,否則,即使咱們把褚子陽給辦了,你們想借咱巡視組的手,將余橋徹底滌蕩干凈的想法也會落空,甚至由于重要對手被扳倒,某些人會更加肆無忌憚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荀牧嚴肅的說道:“我這就叫人把原房東給找出來,不惜一切代價,活要見人,死要見尸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晃眼,三天時間過去了。

    原房東徐志航,仍舊半點消息也沒有。針對褚子陽的調查,也陷入僵局,這家伙手腳太干凈,加上時隔太久,根本就沒留下多少客觀證據,哪怕已經招供的姚瑞斌,也提供不了什么幫助。

    幾人商量過后,決定,由于辰出面向巡視組提議,與當地檢方與紀委溝通合作,先確定這人近些年的其他違法、犯罪證據,把人給拘起來,再一點點的補完其他方面線索。

    另外,除了本案之外,其他有組織犯罪案件,也一柄處理了,各個案子齊頭并進。

    這顯然是個持久戰,所需要的時間,得以月為單位。

    余橋公檢法三家及各下屬單位自然全力配合,投入了大量的精力,但也不可能將全部精力都投入進去,只辦這些案子。

    四號這天晚上,余橋衛校,便發生了一樁重案。

    案情經指揮中心報到支隊這來的時候,荀牧與蘇平都吃了一驚,趕忙給于辰和袁友沖打了電話,拜托他們全權接手裴德岳遇害一案及相關事務,跟著,便緊急抽調一批人手,趕往余橋衛校。

    抵達學校,應付完校領導后,荀牧便來到宿舍樓下,找到派出所民警,問道:“怎么回事兒?”

    “荀隊。”那民警認出了兩人,打個招呼,立馬說:“八點左右的時候,我們接到衛校的同學報案,指揮中心轉下來的電話,說宿舍鬧鬼了。

    我們開始只以為是惡作劇,宿舍鬧鬼,聽著就不靠譜啊,再說了,誰上學的時候還沒聽過幾個這種傳聞哦。

    結果她又說了,她就是親歷者,出去接了盆熱水,回到宿舍,另外五個女孩都不見了,宿舍一地的血,還有一根斷指在她桌上,我們這才覺得不對勁,趕緊過來。

    過來了一看,果然,宿舍一地都是血,血腥味特別重,幾名女孩兒也都不見了,到現在沒找到人,電話也都打不通。

    那截指頭我們沒看到,宿舍里地上都是血,沒有落腳的地方,我們不敢進去,怕破壞了現場,但事情顯然大條了,就趕緊再往上報給指揮中心。”

    “宿舍五人失聯?”蘇平捏著下巴,有些納悶,跟著又問:“這會兒不是放假么?這個宿舍的人都在?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民警說:“這個宿舍是八人間,有六個小姑娘走了,要么回家要么出去玩。

    不止她們宿舍,整棟宿舍樓都沒多少人了,黑黢黢靜悄悄的,加上這個學校一直有亂七八糟的傳聞,什么學生懷孕上吊啦,學校是蓋在亂葬崗上的啦之類的,幾個女生害怕,就決定住在一塊兒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。”蘇平恍然,又跟著問:“報案女生呢?”

    “在宿管辦公室呢。”民警說:“她受到了很大的刺激,學校的心理輔導員正在開解她。不過我覺得不靠譜,恐怕還得通知家長請心理醫生來。”

    蘇平看向荀牧,問道:“怎么辦?”

    荀牧捏捏下巴,也有些頭疼。

    問詢的過程,很多時候,對于受害者或者親歷者而言,實際上就是二次傷害,讓他們不得不去回憶那些讓他們非常痛苦、恐懼的經歷。

    在女生已經受到極大刺激的情況下,無疑并不適合再行詢問,而且也未必能問出什么東西來,她的記憶與客觀事實可能存在極大的偏差。

    但為了破案,詢問還是不得不進行。只是,得注意技巧方法,而且盡量一次性將需要的信息挖掘完全,避免多次詢問。

    這才是荀牧頭疼的根源。

    “問詢的事兒,交給小松吧,他親和力強,比較擅長應付這種情況。”想了想,荀牧還是說道:“咱們去現場瞧瞧,再讓人調取監控,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兒。我就不信了,還真是鬧鬼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蘇平也贊同,立馬把松哥等人叫過來,一一安排好任務,又喊上祁淵一塊兒,上了宿舍。

    案發宿舍是542室,樓層倒是挺高的。

    現場宿舍門大開著,但邊上都沒人,本身就是小長假,學生不多,剩下的也都紛紛跑到樓下了,顯然也怕的不行,熱鬧都不敢湊。

    遠遠就聞到了血腥味兒,荀牧三人不由皺眉。

    “不對勁啊,味道怎么會重到這種程度?難不成整個房間都被血水沖過了不成?”蘇平納悶道。

    走到門口,往里頭一看,就見大片大片刺目的紅,地上、桌上、墻上哪兒都是,他又撇撇嘴:“好家伙,還真是被血給沖過了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把五個失聯學生的血放干,也不可能有這么多血。”荀牧說:“這血顯然有問題,收集一些,回頭讓人化驗化驗。”

    蘇平輕輕頷首,看著地上的幾抹血足跡,又說:“這幾組足跡,得好好調查調查。但里頭完全沒有落腳的地方了,先搭勘察板吧?”
北京晒车pk10直播开奖